1. 新苑鬼故事
  2. >
  3. 医院鬼故事
  4. >

睡在箱子里的恶灵_短篇医院鬼故事

  加班到深夜,欣欣一个人回到家里,拖着疲惫的步伐走进自己在郊区租的一间小小的单人房,由于每晚都加班到深夜,欣欣基本没见到过街坊邻居,即便在双休日的大白天,自己住的走道也是冷冷清清。

  就这样欣欣来这个城市半年之久,一直过着节俭的单身生活,当然,为了打发无聊的日子,欣欣养了一直小猫陪伴自己,那只小猫是自她搬来后,一直在窗口叫嚷,欣欣一时怜悯便收养在家。

  也就是每天这样的夜里,加之单身女人住,不免让欣欣每次到家都觉得有股凉丝丝的感觉,而陪伴它的猫也透露一股阴郁的味道,欣欣很早就想搬家了。

  这边离公司远也就算了,住在这边,一种孤独的味道逼得让人窒息,四面刷白的墙壁,只有角落里一扇被铁索紧紧锁住的天窗,常年的灰尘积累,让偶尔投进来的阳光也显得尤为的惨淡。

  而房内的家具也显得破旧不堪,木质的橱柜都已列开了口子,床和桌子早已咯吱咯吱的响不停,狭隘的空间里,一切破旧且冷漠,不由的让年纪轻轻的欣欣郁郁寡欢。

  更奇怪的是欣欣竟然从来没见过那只猫咪睡觉,它总是在房间里来回跑动,时不时的开始嘶吼的叫着,一点也不像温顺的小猫,那种嘶吼的猫叫仿佛遇见了可怕的东西,可欣欣四处张望,并没有任何异样……

  这天到家,她疲倦的瘫软在床上,望着被日光灯照得刺眼的天花板,让她一阵恶心晕眩,躺了没多久便起身去浴室洗澡,说来也奇怪,这楼道的水管刚刚整修过,可每每洗澡,水量小的可怜,而且基本没什么温度,欣欣几次找物业管理反应这事,都遇不着人,写了留言条也没有任何反馈。

  她这天又打开水龙头,水还是只有那么点,她一会将把手往左边拧,一会将把手往右边拧,越拧越用力,试图能有一丝奇迹出现,可都徒劳,欣欣又想到在公司里受的那些个气,气急败坏的一阵乱拧。

  突然水龙头的水猛的喷泄而出,重重的打在了欣欣的脸上,几乎让她无力反击,像是有人冲着她重重一拳似的,她立马关水龙头,可是怎么也关不了,便快速逃了出来。

  “就让水一直放着吧,这个月水费我肯定不付那么多的,明明是他们物业的问题”欣欣心里想着。

  就这样,走到衣橱前开始翻睡衣,这时那只猫来到她身边又一阵惊恐的叫声!

  欣欣没有多理睬,她早已习惯了这只猫的怪异举动,每次她打开衣橱,猫咪便会对着她嘶吼,两只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她身后衣橱里的箱子,衣橱最底层放着一个纸箱,这是欣欣来之前就有的一只纸盒,差不多一台电脑机箱那么大。

  欣欣见着挺干净的,便拿来放一些自己换洗的衣服,而当欣欣蹲下来整理纸箱里的衣服时,猫咪更是惊恐的瞪大了瞳孔,背开始拱起,停止了叫声,从胸腔里发出一阵阵怒吼。

  欣欣并没有多理会,这些怪异举动她早已习以为常,刚来这间房子的几个晚上,她都吓的睡不着。

  夜晚,橱里总是有东西在捣鼓的声音,好像在箱子里打转,之后她想想那么破旧的楼房,也许是老鼠半夜出没的声音。可这天当她把水龙头拧坏开始,一切就不再那么简单。

  当晚,欣欣在床上昏昏欲睡时,箱子又开始发出声音,而这次不同于往常,她隐约听见一种骨头拼凑的声音,“吱……吱……吱……”,起初只是轻微声,可之后越来越响,甚至重重的拍打在衣橱门!

  “咚!咚!咚!”,欣欣越想越不对劲,声音响的让人惊悚,简直像一个人在橱里拍打!她吓得一动不动的裹在被子里,此时,月光下突然看见一只猫咪的影子怒吼着冲进了衣橱,只听一声尖锐的嘶吼,之后再无猫咪的声音…

  嘀嗒……嘀嗒……嘀嗒……

  房间里的秒钟一分一秒的敲打着,仿佛预示着真正的恐惧正在降临,橱门“唰”的一声打开,微薄的月光下,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女人“吱……吱……”得走了出来。

  欣欣惊恐的望着她,她的身体仿佛快要散架,四肢摇摇晃晃的走出衣橱,身上的每一个关节处都有深深的伤痕。

  她狰狞的在房间里挪动着,两手吃力的抬起,迫切的抄门口方向走去,可路过浴室的时候女人突然一声尖叫!

  “啊……!”被吸了进去,只听见里面的水声更大了,“噗通”一声好像是女人摔倒在里面,之后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额外的撕心裂肺……这一次欣欣再也找不到安慰自己的理由了……

原文标题:睡在箱子里的恶灵_短篇医院鬼故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uigushi/yiyuan/3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