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苑鬼故事
  2. >
  3. 校园鬼故事
  4. >

短篇校园鬼故事_贩卖灵息2

  发丝

  两个人沉默着往回走,刚走到离家十多米的地方,我就看到家门前蹲着个身影,缩成一小团紧挨在门边。

  杨一凡率先冲了过去,随即惊叫:“武青!”

  武青站起来搓着手说:“你们总算回来了!”他看起来有些狼狈,脸色苍白,脖子处有明显的血痕。

  武青挠挠头,开始说话。

  按他的描述,他刚刚逃跑后就回了学校,打算躲在宿舍里不出门。

  他先是躺下来睡觉,没一会儿就感觉胸口发闷,睁开眼,就看到一个女孩坐在他的身上,慢慢扭过头看着他笑。也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武青却清晰地看到了她破裂的头部,血和脑浆凝固成一团粘在头发上。他“啊”地惊坐起来,女孩从视线中消失。

  武青揉揉眼睛,索性起来上网,刚坐下就感觉左边肩膀沉沉一压。那感觉,就像有个女孩把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发丝在他脖子里轻轻拂动。武青保持着坐直的姿势不敢动,他怕回过头会看到一双血红的眼睛。然而这个姿势也没能保持太久,脖子里的瘙痒感开始变成紧缚感,越勒越紧,武青张开嘴大口地喘气。

  也算是他命大,正在他快要窒息的时候,其他的几个室友一起回来了,其中一个还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武青,你干嘛呢?”

  武青“哈”地呼出气来,感觉脖子处一松,立即没命地跑来了我这里:“我想你可能懂一些这方面的事,只要你能保护我,我就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我点点头,表示交易达成。

  “其实在你父亲之前,已经有几个人出事了,”武青说话的时候,不停地揉着鼻子。

  原来,出售给武青死亡信息的人,都是固定的朋友,且会在事后讨要一点消息费。可是有段时间,一个陌生号码频繁给他通报信息却分文不要,武青一开始很疑惑,但几次之后,他们熟悉了,武青便也放心了。

  有一次武青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不要钱?”

  “我不但不要钱,还想给你足够花到毕业的钱,”陌生号码说,“前提是,你得把所有跟你购买过死亡信息的人的资料都交给我。”

  武青几乎没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卖资料本就是他的兼职,差别只是死人跟活人而已。

  可是让他感到意外的事,那些被他卖出过资料的人,都在不久后接二连三地出事了。而且就在昨天,武青又接到了陌生号码的电话。

  “你到底想干什么?”武青开始害怕。

  “不如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陌生号码说,“有一对很相爱的情侣,两个人在准备订婚的前一晚出了车祸,当时在场的只有一个路人。男人在昏迷前看到路人拿起了电话,却没有拨打急救电话,他只是对着电话说‘幸福大街西路口有车祸,一男一女,男的受伤不重,女孩流了很多血,还在抽搐,估计没多久就会死,我正在他们的车上寻找名片’。”

  武青听到这里已经开始发抖,他明白那个故事里的路人在给他通报消息。

  “我讲这个故事给你听,是为了让你死得明白些,呵呵。”陌生号码挂断,当晚武青彻夜未眠,第二天在宿舍楼外瞄到满脸怒气的我,拔腿就跑。

  武青说到这里低下头长长叹了口气,大概是觉得鼻子很痒,又伸手揉了两下,却从鼻孔中瞬间蹿出几根发丝来!

  “啊!”武青吓坏了,他一边往外拽发丝,一边惊叫。发丝却越来越长越来越密,塞满他的鼻孔,蛇一般绕着他的脖子缠绕起来。

  我来不及解释,拉过杨一凡上下掏兜,终于摸出个打火机来,捏住武青脖子上的发丝就点了一根。

  “吱”一声,发丝如有生命般缩了起来,我见有门,索性按着打火机绕着武青的脖子追着发丝点。数分钟后,头发全部缩回他的鼻孔,连一根发丝都不肯探出来。

  我把打火机还给杨一凡,一抬头却发现他的脸红得像番茄:“你也被打火机烫着了?”

  杨一凡摆出羞羞答答的模样,站在旁边的武青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

原文标题:短篇校园鬼故事_贩卖灵息2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uigushi/xiaoyuan/3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