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苑鬼故事
  2. >
  3. 校园鬼故事
  4. >

简短校园鬼故事_木樨殇

  每到八九月份的时候,校园里就开满了香气宜人的桂花。你也许知道它叫桂花,但是未必知道它有另外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木樨。一般桂花的颜色有淡黄色和金色之分,但是你看到过血红色的桂花吗?它真的是血红色的,每一粒细小的花瓣都透露着血红的嘲笑。

  我是真的在众多木樨花中看到了这一株特殊的花色,生物系的同学解释说这是基因变异发生的几率很小。很多同学都去看,有大三大四的学长学姐纷纷摇头,面露复杂的神色,一脸的欲说还休的表情。

  人都有这么一个特点,就是稀有的东西总觉得很珍贵,因此我就觉得这株血红色的木樨比金桂黄桂都好看,因为喜爱它的花色和香气,每次路过那里的时候我都想采摘一些,但是同学总是拦住我说:“你看这株花太诡异了,说不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们还是不要碰它了”。

  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同学说的对,就没有去碰它。但是几天过去了,这株血红色的木樨就像是一个诱惑时时刻刻啃食着我脆弱的意志力,我觉得我不能再错失这个美好了。去年的华山游玩,看到景区门口有卖一种很别致的桃木碗,当时觉得特点别可爱和精致,但是犹豫了一下没有买,结果从景区出来卖碗的已经走了,真是遗憾深深。有了前车之鉴,我就更加想摘那些花了,再说它的花期快过去了,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这天晚上,我等到很晚很晚才从图书馆出来,绕到了这片桂花林,四周都是静悄悄的,连月亮也躲在云层里朦朦胧胧地发光,有点像电视剧里的“月黑风高夜,正是作案时”,当然,这只是自嘲一下嘛,毕竟当个“采花贼”的确不是什么文雅的事情。我注意到四下无人就飞快地跑去折了几支,明明我是很小心翼翼的,可是这株桂花树确实是在剧烈地抖动,仿佛狂风在吹打它一样,周围的桂花还都是安然无恙,我吓得赶快跑走了。

  一口气跑到宿舍还是有些惊魂未定,不过幸好我手里还有几支桂花,满心欢喜的找来一个塑料瓶,将它们插在了里面,舍友都说太香了太香了,我心里美滋滋的,这香气一定能持续好多天呢。可是这天夜里睡到半夜,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晃动,一定是哪个舍友半夜起来上厕所,真是烦死了,迷迷糊糊之际,听到一个声音细细的问我:“你见到我的头发了吗?”

  “没有。”我翻了个身继续睡,并未觉得什么异常。

  第二天夜里,还是相同的事情发生了,仍然是这个细细的声音,只是多了份哀怨和哭泣,我是真的睡不着了,浑身都僵住了,动也不敢动,只觉得全身直冒冷汗,心扑通扑通地跳,紧张的快呼吸不过来了。

  第三天夜里,她真的又来了,“你看到我的头发了吗”,还是这样的场景,我僵着身子不敢动,半眯着眼睛看她,她的头发很长遮住了脸,但是从头发上不断地往下滴水,不对,应该是滴血,我闻到了血腥的味道,我大叫一声,舍友立刻点开了灯,我在床上喘着气,放声大哭。

  我的脸色异常苍白,舍友都问是不是病了,我再也忍不住了,就哭着把这两夜的事情告诉了她们,舍友也是大吃一惊,说我是真的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下午上完课,我就去找一个大四的学姐,她和我是老乡,直觉她是应该知道一些事情的,关于那株木樨的不为人知的故事。学姐很客气地接待了我,在明了缘由后,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又有些果然如此的反应,我再也忍不住了:“学姐,你告诉我吧。”后来她禁不住我再三请求再加上我也确实遇到了这事,有权利知道真相,就告诉了我一段被尘封的往事。

  在学姐还是大一新生的时候,有个大三的考研的女孩在自习室学习到很晚才回家,那天晚上她遇到了几个喝醉酒的男生,被他们拖到黑暗的树丛里折辱,女孩衣衫不整的回到宿舍,室友都吓坏了,她哭着说了事情的原委,舍友也都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她们的感受也不是特别深,因此还是照常生活,而女孩的身心遭受如此重创,精神压力越来越大,因此在一个深夜,自杀在这片桂花林里了,当时她是割腕自杀,血流了很多很多。事后学校为了封闭消息就与女孩儿的舍友做了一笔交易,只要她们愿意保守秘密,就给她们保研,她们答应了,学校也花费巨资给校园的每个地方都装上监控。

  后来,消息还是泄露了,很多人都知道了,但是校方一再打压消息的传播,很多人也都是知道不敢说。

  我终于明白了,是那女孩的冤魂附在了那株桂花树上了吧?所以它才开出血红血红的花,是在昭示着她的怨恨,只是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折了桂花枝,所以她才来要她的“头发”。

  总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可是我没那个揭开真相的能力,我只好和舍友商量一下我们去祭拜一下她。因此,我们准备了一些蜡烛,烧了一些纸钱。

  我跪在那株树前,虔诚的祷告:“对不起,我们为你的遭遇悲伤,但是我们并无恶意伤害你,你放过我们好吗?”

  一时间狂风大作,周围的树都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尘土飞扬起来迷住了我的双眼,耳边是凄厉的尖叫和哭泣,我明白是她在发泄,此刻的我不再害怕,反而有一种深深的悲伤。片刻之后,一切恢复了平静,月亮也出来了,皎洁的月光铺在黑夜的校园里,有虫儿在细细的叫着,一切都是那么祥和安宁。

  后来,学校的那片桂花林莫名其妙的枯死了,因此学校就彻底清除了那些桂花,移植了一些合欢树。

原文标题:简短校园鬼故事_木樨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uigushi/xiaoyuan/3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