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鬼故事_千万不要乱加QQ群

    现在是不是觉得挺无聊的?想找一些人聊天,没人就想找群,没群就看一些无聊的东西,反正就是无聊找一些有聊的东西。我劝你还是别手贱找一些乐子了,不...

    2020-01-08
  • 乡村鬼故事_皮影

    逛街归来,她正要休息一会儿,却有人敲门,是位年轻而腼腆的男子,“真是不好意思啊!”男子局促地双手互握着,&ldquo...

    2020-01-08
  • 短片鬼故事_杨乐算命

    杨乐今年23岁,刚刚从一个算不得名牌的名牌大学毕业,学的是万金油的中文专业,虽然她自认为能力出众,怀揣着数不清的证书纵横招聘会半年,可是经过...

    2020-01-08
  • 短篇鬼故事_逃犯归案

    肯塔基州有一个叫奥林·布劳威尔的人,因为谋杀妻舅被判死刑,关在县监狱里等候死刑执行。一天黑夜,他趁狱卒不备,用铁棒把他打倒在地...

    2020-01-07
  • 简短鬼故事_两只棺材

    2002年12月的某天,阴,寒冷。今天是星期六,早上一直睡到9点半。中午在食堂早餐,午饭一起解决。回到宿舍,一个同学说想去“蓝天...

    2020-01-07
  • 简短鬼故事_夜行车

    这是一条荒僻的郊区公路,山坳间湿冷的雾气里,青灰色的公路象是一条巨莽懒洋洋地爬在地上。因为这里既不是国道,也不是省道,天一黑,便没有多少车辆...

    2020-01-07
  • 简短鬼故事_云中鹤

    淡淡地浮云缓缓飘散于碧蓝的天空中,如血的夕阳下,两个孩童静静地抬头看着望着什么。 女孩指着天说道:“呐,你看!云里面有只小鸟。...

    2020-01-06
  • 短鬼故事_桥上奇遇

    有一个老人,名字叫丹尼尔·贝克尔,住在衣阿华州的莱巴农,邻近的人怀疑他谋杀了一个在他家投宿的货郎。现在要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八...

    2020-01-06
  • 短小鬼故事_最后一个人

    这里有一个只有两个句子长的可爱的、短小的恐怖故事:  “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独自坐在房间里。门外响起了敲门声…&hel...

    2020-01-06
  • 简短鬼故事_别碰我的手链

    一  陆正阳第一次见到程素素的手,就魂飞魄散。  那天素素低了头,几乎半跪的姿势,侍侯他试鞋——名品鞋店的店员,个个...

    2020-01-05
  • 简短鬼故事_蒸妻

    谁知道是怎么吵起来的!!反正我们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有时候是他无理取闹,有时候是我。管他是谁呢,我都习惯了。 但这次我们真的吵的很厉害。他...

    2020-01-05
  • 短鬼故事_婴魂不散

    肖雅蜷缩在角落里嘴里一直小声的重复着一句话,听不清楚究竟说的是什么。 “阴医生,这就是我们跟你说的那个病人;按症状来说应该是严重...

    2020-01-05
  • 短篇鬼故事_幸运号码

    我一直觉得那朵是个神秘且诡异的女子。 有时候甚至在揣摩她到底是不是人,或者说算不算是一个正常人。 这里说的正常一词,并不是指精神上的;而是类...

    2020-01-04
  • 最新鬼故事_解释不清的东西

    以前我们那房子在建造的时候,据说在挖坑打地基的时候挖到骨头了,和头发。而且不止一具尸骨,都是零零散散地大约有好几个人的。这是一栋共三层的住宅...

    2020-01-04
  • 短片鬼故事_求你救救我

    “救。。。救我。。。求。。求求你救我。”我亲眼目睹那个女人在我眼前被人桶了一刀,她拼命的向我呼救,双手唔住胸口细长刀...

    2020-01-04
  • 短鬼故事_我要当你女朋友

    夜,我一人在湘南大道上摇摇晃晃的走着,大概喝了很多酒的缘故,看什么都很模糊,我想发明酒的古人也没想到,酒会成为人类必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果世...

    2020-01-03
  • 简短鬼故事_离婚协议

    飞机第二天上午才能起飞,但是朱迪已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当然,她应该等哈里回来后再去,她曾答应哈里,等他回来后再去的,可是,她已无意等待。 ...

    2020-01-03
  • 短小鬼故事_打人的乞丐

    记得小时候镇里有个乞丐,也不知道谁给他取的名叫张淼祥,他有些疯疯颠颠的,整天对着空气在那里骂,天天拿着个树条,还喜欢打人。 这天中午放学,发...

    2020-01-03
  • 短鬼故事_像

    老王从口袋中掏出一枚带着性感女郎贴图的打火机,点上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在昏暗的走道中燃起了一点火星,“呼”他将...

    2020-01-02
  • 短鬼故事_病人与杀手

    那天晚上,秋天的夜幕很快降临了,像黑色的雾,笼罩着新犁的田,将缎带一般、通过农舍的州际公路捂得严严实实。  农舍前的黑暗处,出现一个男人的身...

    2020-01-02
  • 短篇乡村鬼故事_绿宅

    我是一个房地产商,和友人莫蒂默合伙开了一家公司,它就用我们两人的名字做招牌,叫做“莫蒂默一哈格里夫斯房地产公司”。我...

    2020-01-02
  • 短篇乡村鬼故事_第九朵桃花

    曾经有个修为很深的道人给飞雪算过命,说她是四正桃花,如果飞雪的命中不能聚齐九朵桃花的话,那么她将注定孤独一生!最后一句话的玄机很深,飞雪不能...

    2020-01-01
  • 农村故事_晚上出门要小心

    夜已深。 这是一辆夜行的巴士,她坐在第一排。 真是的,她心想。真没想到这位新老板这样变态,全无劳动法的概念。常叫员工自晚上九时开会至半夜,或...

    2020-01-01
  • 短篇鬼故事_我所遇到的恐怖之事

    一、楼上之怪谈 最近晚上老睡不着,因为,楼上老传来声音。就算我睡着了,也会被那声音给闹醒。这天,我又躺了下去,望着天花板,因为我知道,10...

    2020-01-01
  • 短篇鬼故事_最后的安眠

    在玛莎七十四岁生日的前一天,她收到了这个柜子。搬运工人在楼下走廊拆箱,费尽力气一阶一阶地往宽敞、弯曲的楼梯上抬。当他们抬柜子经过卧室门时,刮...

    2019-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