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苑鬼故事
  2. >
  3. 乡村鬼故事
  4. >

死婴

小晴很少加班,这一天例外,累得要死的她胡乱吃了点外卖,就洗完澡想早早上床,但不知为什么,睡得不实,一会醒一下。

她索性到阳台上站站,外边没有几处亮光了,平常这时她已睡得很沉了。

楼是紧挨着小区围墙的,外边是一大片棚户区,一户人家的院子里挂着灯,一口井张着黑洞洞的口。

“这么晚,还在做活。”小晴不由心生同情。

一个年轻妇人走出来,手上拎着2个开水瓶,又进去,搬来一只小盆,再进去,毛巾、衣物、鞋、全放在院中空地上。

小晴好奇起来,这么晚上,要洗澡么?果然,她见女人拿着桶放到井里。

水桶把被沉沉的水压着,一提一提之下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女人喝起了歌:

泥娃娃泥娃娃
一个泥娃娃
也有那眉毛

也有那眼睛
眼睛不会眨

泥娃娃泥娃娃
一个泥娃娃
也有那鼻子
也有那嘴巴
嘴巴不说话

一个人形的东西被女人从水桶里拿出来了,白白胖胖,圆乎乎的轮廓在灯光下分外惹眼,女人把这东西高高举起,又紧紧抱住,脸贴着脸,逗弄似地转了几圈。然后放到小盆里。

小晴瞪大了双眼,好奇和恐惧交织着。

洗头,洗澡,就像有小孩的父母所做的一样,然而小晴的恐惧越来越浓,她原来以为捞上来的是个塑料娃娃。可越来越感觉不像,有什么东西不停地从那孩子身上掉下来,落到盆里,像是放久了的豆腐,一碰就掉渣。

第二天,这个小院里便来了一队警察,那女人本来呆呆地坐在门口,但看到来人在井里捞时,她乎地一下冲过来护住,但很快被制服。她的男人被人叫了回来,低低地向警察说着什么。

那白白的一团终于捞了起来,肉从破的地方露出来,也已被泡得发白,吊着不知名的肉或块状物,肿涨的头部尤其骇人。女人突然歇斯底里起来,边抢边叫,嘶哑的声音穿透了单薄的墙,有更多双眼睛从墙外聚进来。

最终她还是被制服了,小晴看到泪水从她肮脏的脸上划下来。

事件源于一次洗澡,母亲放好水后,突然门外有人敲门,等她与来人说完话回屋时,孩子的头泡在水盆里,已经没了呼吸。她便疯了,家人要拿孩子去葬,她死活不肯,再后来孩子就失踪了。

这口井自从通上自来水后就没用过,谁也不知道她居然把孩子放在里面,每天半夜重复着洗澡的过程。她的记忆永远定格在那次洗澡上了。

原文标题:死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uigushi/xiangcun/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