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苑鬼故事
  2. >
  3. 厕所鬼故事
  4. >

最新鬼故事_我在回忆里等你

  客厅被折腾的乱七八糟,如果时间停留在前几秒,所有的看官将会看到咆哮着的夏晓娜是怎么将房间里的各种摆设摔了一地的。

  房间的角落里,张泽颓废地蹲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这日子没法过了,早知道有今日,大学时我就不应该选她做我的妻子。”

  夏晓娜就是张泽口中所说的妻子,她刚刚夺门而出,走时对张泽说了句:“你这个窝囊废,早知道你今天混成是这样,我就不应该跟你,浪费老娘的青春。”

  张泽和夏晓娜这样的对话在他们结婚后已经发生了几百次,这次仅仅只是因为张泽无意间翻出了樱子的照片,发呆了一会儿,妻子便大吼着跟他闹了起来。

  这本是件很小的事,但在一向小肚鸡肠的夏晓娜眼中,这就是一件大事,她心想,她哪一点比不上樱子了,让张泽到现在还对她念念不忘。

  张泽看着屋内狼藉的景象,起身,找了笤帚很细心地扫了起来,扫着扫着张泽看着那块早已经碎了的花瓶,一股难言的苦意涌上心头。

  花瓶是樱子送给她的,他一直视如珍宝,可如今这一地碎了的花瓶,像是自己坍塌了的婚姻。

  夜很深了,夏晓娜离家出走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通常她每一次出走都会去电影院,看两个小时的电影,然后打电话过来,让张泽去接她,但这次张泽厌烦了,手机铃声响时,张泽决绝地按下了关机键,从此手机再也没有响起,张泽却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中。

  这种痛意吞噬着张泽的心。他想,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所有的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自己可以重新选择的话,他不会为了工作而放弃樱子,也不会为了荣华富贵昧着良心和这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在一起生活,尽管她看上去有点姿色,但永远代替不了樱子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

  生活有时候就像一枚有毒的糖果,亮丽的糖纸下藏着丑陋而绝望的真相。张泽是怎么也不会想到大学时温文尔雅,大方得体的夏晓娜,结婚后会变得专横跋扈,不可理喻的。女人啊,真是一个难懂的词汇。

  往事随风散,如过眼云烟。张泽翻着黄历,心想马上就是农历七月半,中国习俗上将这一天定为中元节,相传这天鬼门关大门敞开不闭,众鬼可以出游人间。虽说这只是祖先们传下来的一个无可厚非的节日,但在张泽心中,这一天对自己很重要,他觉得张一天,死去多年的樱子一定会回来看他。

  张泽锁上了房门,去了楼下的小卖店买了许多香烛元宝,往自己以前的大学走去。

  校园的僻静处,张泽远远地看着老王头在烧冥纸,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周遭弥漫着一股焦味。

  “王叔,你给王姨烧纸啊?”

  老王头抬头看着来人,眼神混沌的一片,在自己的脑海中费力地回忆起来。

  张泽看老王头迷茫的样子,知道他没有认出自己,提醒道:“王叔,您老把我给忘了,我是张泽啊,就是那个老是在后半夜翻墙出去买烧烤吃的小张。”

  老王头恍然大悟,一拍脑门,叫道:“哦,我想起来了,是你小子啊。”

  张泽点点头,“王叔,你现在还一个人吗,过的还好吧。”

  老王头:嗯,还行,自从你王姨死后就一直没再找,一个人习惯了,挺好的。

  “哦,对了,你今天过来有什么事吗?”老王头一下子反应过来,看着张泽手中塑料袋中的东西问道。

  “王叔,我今天过来,就是去小树林里看看,顺便祭拜下樱子。”

  老王头眯起了眼,又陷入了对过去的回忆中,“樱子,就是那个跳楼自杀的女娃啊,哎,那孩子,死的挺惨的,当时从楼下跳下来时,连脑浆都摔了出来,那情景.......”老王头满脸的恐惧,也许当时的情景真的有那么惨不忍睹吧。

  张泽脸上发烧起来,不想再听下去了,胡乱地应和了几句,便朝学校的小树林里走去。

  新生入学之时,作为学生会会长的张泽义不容辞地担当起了接待新生的任务,这届新生比往年都要多,在人流如潮中,张泽一眼就看见了从香槟色奥迪车中下来的女孩夏晓娜,月白色的连衣裙,衬托着匀称的身材,甜美的外表下总是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睫毛扑闪扑闪充满了灵性。

  张泽正准备走上前,帮助夏晓娜提行李时,一大帮男生早已经簇拥着将夏晓娜团团围住。

原文标题:最新鬼故事_我在回忆里等你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uigushi/cesuo/4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