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苑鬼故事
  2. >
  3. 厕所鬼故事
  4. >

简短鬼故事_女尸找替身2

  天亮了,鸡鸣声一阵高过一阵,空气中却有些清冷的感觉。

  村长门前站着个半大小子,用力的拍着门板,大声喊道:“村长!村长!出事了!”稚气未褪的声音中透着焦急,门板被拍的震天响。

  村长开门出来,皱着眉头看了看眼前的半大小子,道:“啥事啥事,大清早的。”语气不耐,眼神却躲躲闪闪。

  “村长,俺哥不见了!”半大小子急躁躁的道,“昨天晚上出去了,一宿都没回来。村长,找人帮俺们找找吧。”

  “你哥不见了?他那么大个人还能丢了?真是的,赶紧去找找吧,要是还找不到,再说。”村长挥了挥手,作势要关门进屋。

  这时,一个人远远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村长!村长!不好了!柱子死了!在河里呢!快去看看吧!”

  村长心头一跳,赶紧跟着那人往河边跑去,而刚才那半大小子,早已经哭喊着回家叫人了。

  河边再次聚集了一大堆人。这次发现尸体的,还是李波。

  村长阴沉着脸走了过来,皱着眉头看了看蹲在一边猛抽烟的李波,道:“哪儿呢,哪儿呢?”

  人群让开一块空地,柱子的尸体就躺在那。圆鼓鼓的肚皮,瞪得老大的双眼,泡的发白的手脚,额头上有个窟窿,已经不流血了,脸上凝固着惊恐的表情。

  一阵哭喊声传来,人群再次分开,柱子一家七口哭天抢地的走了进来。半大小子猛的扑了过去,嘶声喊道:“哥!哥!你看看我呀!我是庆阳啊!”柱子娘一看见躺在地上的柱子,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众人赶紧七手八脚的去帮忙扶她,一下子惊呼声,哭喊声,响成一片。

  “唉,可怜呐。”长舌妇A道。

  “就是,柱子他娘身体本来就不好,可怎么受得了这个打击呦。”长舌妇B也叹了口气。

  “柱子是怎么死的?”人群中忽然有人问了一句。

  村长脸上一白,阴着脸看向在场的每一个人,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

  “那还用说,肯定是被那水鬼找去当替身了呗。”长舌妇C张开接到。

  “就是,昨天晚上。你没听见有人再喊有鬼吗?我都快吓死了!”长舌妇A拍了拍肥硕的胸口道。

  李波抬眼往河里看去,那女尸,仍然漂在河中央。他转头朝村长看去,却发现村长正好也在看他,四目相对,各自闪开。二人一个眼神透着阴狠,一个嘴角噙着冷笑。

  众人七手八脚的把柱子抬回家中,搭起了灵棚。这期间,柱子的娘竟然一直没有醒过来。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天色暗了,灵棚四周点满了白色蜡烛,远远望去,诡异非常。

  来往的人们都刻意的避开柱子家的门口,宁愿绕路回家。因为大家都知道,柱子是被水鬼拉去做了替身了,大家怕柱子会变成另一个水鬼,拉了谁去做他的替身。

  李波在柱子灵前上了柱香,拍了拍庆阳的肩膀,道:“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不要太难过了。”他看了看躺在棺材里的柱子,心头一阵唏嘘。忽然,猛的吹来一阵风,将灵堂中蜡烛吹灭的大半。庆阳猛的抬起头来,带着哭音道:“哥,是你回来了吗?哥,你出来啊。”李波陡然瞪大的眼睛看向庆阳,摇曳的烛火映的他的脸忽明忽暗,看上去,与柱子有七八分相像。

  此时的村长家没有开灯,村长呆呆地坐在炕角,一口一口抽着烟。烟头一闪一闪,晃得抽着的脸一明一暗,看上去有些诡异的样子。许久,他长叹一声,伸手朝墙上的灯绳摸去。

  “啪嗒”,灯没亮,村长狐疑的看了看头顶的灯泡,“啪嗒”,灯还是没亮。停电了?村长透过后窗看了看屋后的邻居,人家家里灯火通明。怎么回事?明天得叫电工来修理修理了。他又叹了一口气,把烟头扔到地上,打算早早睡下。

  “砰,砰砰”窗户忽然发出一阵怪异的声响,像是有谁在外面拍着窗户。村长心头一跳,心里莫名的有些惊慌。

  “谁,谁在外面?”他尽量装作平静的道。外面没有人应声,那怪异的声响也没了。村长长出一口气,可能是风吧,今天的风挺大。

  “呼~”不知是风,还是什么别的声音,从窗口传了进来。村长的心,再次变得慌乱起来。他转头看向窗外,窗棱上,模模糊糊映着个人的影子,看上去是个壮小伙的影子。

原文标题:简短鬼故事_女尸找替身2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uigushi/cesuo/4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