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苑鬼故事
  2. >
  3. 厕所鬼故事
  4. >

短篇灵异故事_放下

  人死后是什么样子?当它们有什么放不下时,会不会回来。那些过往中突然窜到眼前的故人往事,你会相信那只是一个幻觉或是一个梦吗?

  下了飞机天还没亮,离第一班城乡大巴还有两个多小时,便找了个肯德基打发时间。此时里边早已有了十多个人,但都是些风尘朴朴的旅者。或是趴着打盹,或是有随便点了个什么东西,但又担心打扰到别人,食而无味的咀嚼着,或是干脆什么都不做,静静地坐着。但他们大多和我一样都是些形单影孤匆匆而过的旅者。

  若要真正算来我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旅者,只是离生我养我的故乡越近了,却觉得心里空虚、孤独。我想这次回乡给父辈仅存的大伯奔丧,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踏上这个地方,我再也不会回到这个让我愧疚的地方。

  细细算来我离开这里也有十多年了,那时这里没有飞机场,也没有这家肯德基。但是谁又会想到,如今光鲜而又匆匆的地方,却是那时中规中距却又充满了青春叛逆的一家女子中学。那时我就是在这里上的中学,也是我最不敢回忆却又忍不住回忆的地方。

  我要了杯热水猛灌了两口,强压制住心中的寒意和不适。有些事情,我宁愿永远不去回忆。

  提前几分钟到大巴站去,到时才发现一向准点的大巴,此时却早已等候在路口,大有一开而去之势。上了大巴我便自然而然地朝最后一排的座位走去,坐下后又觉得有几分排斥,我竟是这般水到渠成,习以为常的的走到了这里,选择了这个当年我最中意的座位。本想起身换一个地方啊,可是蜂拥而上的人群却早已将这里堵得水泄不通,我也只能强忍着心里的不快,将头靠在窗子上,看着外边的过往和景色。

  两旁的建筑漂亮了高了,道路宽了也新了,可路线还是老样子,曲曲折折中那些最熟悉不过的街道便出现在眼前。或是有些小巷小道的没了多了,倒也不影响。这都是当年对什么结果都不管不顾,只求心里爽快的叛逆年龄时,踏遍了,走烂了的街道。

  车子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天才慢慢亮了起来。几个学生模样的人背着书包从车旁经过,我这时才想起来,曾经表姐跟我提过,当年的女子中学已经搬到了这里。只是再也不是当年的女子中学,而成了这里最著名的一所中学。

  那个身影还是在我不知不觉中闯入了,我的脑中,我默默的叫了一声 “兰颖”,却早已泪流满面。我将脸压在车窗上,尽量不让车中的人看到我的异样。

  这时我感到有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轻轻摆了摆头说我没事,只是有些晕车。可是肩上的推力,却不依不饶,似乎还更加野蛮了。我有些气愤地直起身体,转过头可眼前的一幕却让我有些吃惊,又有一些搞不清楚。

  坐在我旁边,野蛮推我的人竟然成了我心心念念,愧疚到不能原谅自己,无法释怀的兰颖。

  此时车里的场景变了,眼前的一切慢慢淡出视线,而十年前的光景却硬生生地挤了进来。那时,车小人少,破旧,却让我怀念而又有些排斥。

  我一把抱住了笑得甜美兰颖,我不明白为什么当年的我会反感她如此倾城倾国的笑容。

  “走开了!”兰颖粗鲁的将我推开,莫名其妙地说道:“蒋潇,你怎么哭了?你是不是犯神经了?让别人看到多不好,两个女的抱在一起成何体统。”

  我双眼紧紧的看着她的脸,眼泪却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兰颖你回来了,对不起,请不要再离开我。”

  “傻子,我一直都在这里哪里就离开你了!”

  “可是你不是已经死了么?”说完这句话后我发现她的脸色慢慢的变得苍白了起来。她微微低着头,似乎是在竭力回想着着什么,也就十几秒后,她猛然抬起头,刚才还充满笑意的眼睛,此时空洞得看不出任何情绪。静的让我觉得有点害怕。

  “是啊,我确实已死了,但你对那件事无法释怀,你想到了我,所以我来了。蒋潇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那样做吗?”

  “你别离开我!”我又扑过去抱住了她,哽咽得几乎无法说出话来。

  “蒋潇你怎么了?”这时和我说话的声音变了,我抬头一看,眼前一切又回到了现在,兰颖也已经不见了。我放开了被我抱着的人,擦了擦眼睛。这个人看着有些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交谈后,我才想了起来,她竟是我小的时候的邻家嫂子。只不过,后来搬了家也就再也没见过。她用人死不能复生之类的话安慰我。

原文标题:短篇灵异故事_放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uigushi/cesuo/4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