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苑鬼故事
  2. >
  3. 厕所鬼故事
  4. >

短篇灵异故事_镜中笑魇30

  月黑风高,往往容易出什么事情。不过,有时候也得要打一打心理战。如果要促某件事情,环境和人心往往是相辅相成的。

  老道离开了这个村子,村子里每个房子都没有灯火透出来,却似乎,每个屋子里都有双眼睛在窥视着村西口那唯一的出口方向。

  无从得知老道何时才会回到山上去请来救兵。

  可是他这一走,村子里的那些“活死人”岂不就是要遭殃了?镜中笑魇们的第一步已经完成,每个人都陷入了深度沉睡之中。这个时候,要杀要剐易如反掌。

  鬼魅们会如何做?

  村长一行人此时仍然行进在路上。

  这条路,似乎比以前的每一单条的连接路都要远,都要长。他们走了这么久,却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机关。什么都没有。两边,是无穷无尽的石壁;脚下,是延伸要远处黑暗中的青石板铺就的路,头顶,是浓得化不开的黑暗。

  行走,成了他们现在唯一要做的事。

  不需要去闯机关,也不需要去演什么恐怖电影,只是,这无穷无尽的道路走下去让人生厌。

  一路上,总有那么些人会时不时地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想再走了,然后却又被村长和A君拉起来继续走。(ps:貌似,A君会成为下一任村长的继任人选啊~~~不过谁继任是掌控在我手上的,哈哈~因为是我在写~欢迎广大读者也能踊跃向鬼姐姐鬼故事网进行投稿~我写,故我在。)

  一路上的走走停停让人疲惫不堪。谁都希望前方就出现一道关卡。就算那关卡危险重重,至少也能够证明自己前进了,而且还能让自己好生休息一下。而现在,无穷无尽千篇一律的石壁实在是让人心生厌倦。不断地向前走,希望破灭和希望重生不断交织着。

  一直都希望前方就能够停下,可是再向前走,前方仍然还是石壁。希望一次次地破灭,让他们没有了坚持下去的理由。以至于在人群中都有人怀疑是不是撞上鬼打墙了。

  当然这个假设很快就被推翻。总共才只有一条路,怎么能够实现鬼打墙呢?明显不可能。那么就是,众人在走的,是实实在在的一条路,只是谁都不知道何时才是一个尽头!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同理可得,地上一日,阴间就是一年。

  也就是说,在死后世界的他们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在阳间也就是相当于老道从进村敲门到拿着羊皮卷离开的这段时间。

  很快吧?很快,人世间也就那么几个小时。很慢吧?很慢,在死后世界已经几个多月了。

  不过,在死后世界时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的。无论是什么时候,在这里,无论何处都是黑暗的空间中隐隐有东西在释放着绿油油的光芒。那是道诡异的光,却也成了路上唯一的光源。

  而在镜中笑魇的大本营,那个老东西要小笑魇去查老头的出身资料,那小子也算是不负所托找到了。而也就是为了找这些资料,把晏平村的部署的兵力全都撤回来了。都知道羊皮卷在老道手上,却没有一个鬼魅看到老道带着羊皮卷已经离开了晏平村!

  那些在每一个屋子里窥视着村西口方向的眼睛,它们属于那些躺在那些屋子里面的深度沉睡的活死人!

  也正是如此,镜中笑魇的那些喽啰们还以为老道仍然逗留在晏平村,居然没有一个敢踏进村子里半步,纵使它们是灵体而对方是人!

  如此一来,村子里的躺着的那些活死人也算是阴差阳错地逃过了一劫。谁又会知道,被镜中笑魇掠取生命尔后被强制去当镜中笑魇的那个老东西的苦力,会有多么的残暴?亦或是恐怖?

  笑魇们都在和晏平村相叠加的另一个空间存在着。空间不同,笑魇大本营的那个老东西也就找不到他们。毕竟,世界上不可能有那么多的人或者灵体都能像《地狱电影院》里面的西门可丽一样具有空间穿透能力。

  那个千年老笑魇再老它也不会具备这个能力的。因为,这是它的机体构造所决定。

  待到老道行进到山门之下,在死后世界,他们一干人等也个个是精疲力竭了,包括A君和村长,谁都不想再走一步。可是,偏偏这个时候他们全部席地而坐的时候,一阵缥缈的歌声传了过来。

  居然有女的?

原文标题:短篇灵异故事_镜中笑魇30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uigushi/cesuo/3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