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苑鬼故事
  2. >
  3. 厕所鬼故事
  4. >

简短鬼故事_镜中笑魇28

  晴空万里,村子里却是异常的安静。老道从村口走进来,就没有听到过一只虫子或者是一只鸟儿的叫声。

  那些青壮年们都下去了,即使只留下一群老弱病残在也应该有些吵闹声才是啊?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寂静?

  老道掐指一算,却什么也算不出来。

  他沿着西向唯一的那条进村的路走着,好不容易算是遇到了一户人家。可是,大门紧锁,烟囱没有炊烟飘出。似乎,就没有住人一般。

  老道走上前去,“有人吗?”老道执手敲击着门扉,回答他的叩击声的却只有安静。这是绝对的安静,没有任何其它的声音。

  “吱呀~”老道推开了门。

  堂屋里没有人。

  进到卧房,到门口,老道停住了:这样冒昧地进入人家的卧房好嘛?万一人家有什么隐私——

  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疑虑。

  毕竟从自己进村到进到这间房子,就没有看到一个活人,更出奇的是整个村子里什么声音都没有,寂静得让人心里头发毛。自己刚才喊门的时候都隐约可以听到自己声音的回声。如果里面有人的话,也应该听到叫门声起来或者是答应一声才是。如此的寂静必定不同寻常。

  他,打开了卧房的门。

  这里的状况用语文老师教给我们答高考现代文阅读题的话说就是“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床上有人,而且他的呼吸很均匀,在睡觉,可是就是没醒。无论是刚才在大门外面的叫门声,还是卧房门被老道推开的声音,都没有能够吵醒他。可是,他还是活人。

  老道走到床边,探了探鼻息,摸了摸他的脉搏,又摇了摇他。所有的生命特征都是想当的正常,可就是不见醒转过来。无论怎么用力地摇,就是不醒。

  无奈的老道只得离开这一家,前往下一家。可是,情况依旧如此。人,活着,却好像是死了。说死了吧,却有着活人的生命迹象。一连访问了许多的人家,都是如此的情况。没人起来,也难怪村子里头是如此的安静了。

  整个村子,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阴霾。暖烘烘的太阳不见了,湛蓝的天空逐渐被乌黑所取代。阴阴的天,压抑的气氛。像是要下雨了的样子,空中,却是没有任何的飞虫。哪怕是一只低飞的蜻蜓也没有。

  沿着村子里的那条还算比较宽阔一点的路走着,经过了十几户人家,一座四合院式的建筑映入老道眼帘。那,是晏家祠堂。

  快步走入院子之内。前方,是一间屋子的一堵墙壁。墙壁上,镶嵌着的,是一扇古色古香的门。

  门,好久没有被推开过了,门上都积了好厚的一层灰。也难怪,由村长带领着进入死后世界的人在临行那天都和家人说过要求不能够跨入祠堂一步,祠堂的大门,谁都不能够打开。

  留守着的人们当然知道这次前行是为了村子以后的命运,谁都没有多说什么,默默地应承了。这个祠堂的大门,从他们进入死后世界至此也从没开过。

  门,没有锁。老道推门而入。却是被掉下来的东西吓了一跳。

  “哐当~”一个东西在开门的那一刹那掉了下来,落在老道的前方。差一点就落在老道的头上开了瓢。这也算是老道他命不该绝吧。

  不用说,掉下来的就是那面他们当日进死后世界时挂在门口没有带进死后世界的青铜古镜。

  老道俯身拾起,细细端详着上面的花纹,若有所思地独自点了点头。他,决定留在祠堂过夜算了。因为……

  当然是因为这面青铜古镜!

  他从镜身上看出了一些名堂!现在他要找的,就是和它相匹配的那些东西!青铜匣,羊皮卷,和另一面青铜古镜。

  晏平村里的这一切,本来和他毫无瓜葛,可是他偏偏还是走了进来。是好奇吗?更多的还是道者仁心吧。

原文标题:简短鬼故事_镜中笑魇28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guigushi/cesuo/3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