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苑鬼故事
  2. >
  3. 山野怪谈
  4. >

鬼故事短篇_螳螂恶婴(上)

  在一个很偏远的地方有一个村子,名叫安宁村,村里的人和和睦睦、安居乐业,安宁村里的小雯与阿强结了婚,并且小雯怀了孕,整个村里都喜气洋洋的。但是,自从一件怪事发生后,安宁村便不再安宁。

  小雯临盆那天,下着大雨,村里的医务室忙碌着,阿强在门外着急的走来走去,突然一个小护士跑到阿强的面前着急的说:“不好了,孩子一直生不出来,产妇也快没了力气,医生问是保大还是保小”阿强犹如五雷轰顶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阿强软摊在地,痛苦的哀嚎着:“呜呜呜”

  这时,阿强的母亲说:“保我孙儿,保我孙儿啊护士”护士便又跑进了屋内。终于,过了漫长的三个小时,孩子顺利的产出,在给孩子排尿时,尿里居然有一只螳螂。再看小雯,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医务室,怎么比得了大医院啊!所谓的保小孩就是把产妇的肚子挖开取孩子!小雯静静的躺在到处都是血的床上,肚子被挖开了一个大口子,肚子里的肠啊胃啊全部都涌了出来,真是惨不忍睹。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没有人来得及清理小雯的尸首,不巧,孩子朦朦胧胧中看到了这一幕……护士将孩子抱给了阿强,阿强抱着孩子痛哭,而阿强的母亲却很不高兴,在阿强的母亲眼里,女孩都是败家子,辛辛苦苦养大了却还要花钱当嫁妆给嫁出去,白白浪费钱。回到了家中,阿强给小雯办了葬礼,给孩子取名:念雯。

  这件事就也过去了。但是却不知,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因为小雯死了,孩子大部分都是阿强的母亲照看,阿强要下地干活。一日,阿强母亲抱着孩子说:“你呀,你个赔钱货,你一出生就克死你母亲,现在还要我要照顾你,你怎么就不随你那死鬼妈去了啊”不巧,这话被旁人听见,便指责她,阿强母亲满脸堆笑地说:“我说笑呢呵呵呵,说笑呢”旁人也只得摇摇头离开了。

  却不知……

  一日,阿强下地干完活便着急的想要回家看看自己的宝贝,一跨进门大声的喊着:“妈,我回来了,念雯,念雯你在哪呢?宝贝”一推开屋,阿强傻眼了:屋内一片狼藉,阿强的母亲躺在血泊中,念雯不知去了何处。阿强扑到他母亲的面前抱起他母亲哭喊道:“呜呜妈,妈,你怎么了!妈呜呜呜”周围的邻居听到了阿强的声音都冲到了阿强的家里,看到了一场令人忍不住作呕的场景,阿强的母亲死状十分像小雯,肚子好像被什么利器所伤,肚子里的东西全部都被拖在了地上,现场十分恐怖。

  可怜的阿强,一年不到就失去了两个至亲。村民们议论纷纷,人群里有一人不禁惊呼:“该不是小雯死不瞑目,来报仇了吧!”众人一听,大惊失色,还有人直接被吓得屁滚尿流的跑了。而阿强却什么也听不进去,阿强喃喃道:“念雯,念雯呢,我的念雯,你去哪了?念雯……”便冲了出去。

  说来也奇怪,念雯居然莫名其妙的到了医务室,阿强不想知道为什么,他只想带念雯回家。回到了家里,阿强将母亲安葬好便日日夜夜不劳作的陪着念雯,不管不顾村里的议论纷纷。而,一个夜里,一声尖叫划破了寂静的夜空。一个小护士发疯似的一边跑一边喊到:“啊,有鬼,救命,呜呜呜,救命啊!来人啊!”人们纷纷赶到,护士死死的抓着其中一个村民说:医务室,“医务室,呜呜呜,好可怕,鬼,有鬼!”

  村民们都赶到了医务室,医务室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血,还有划痕,但是却不知道是什么所划。从血迹来看,倒有点像是什么在蠕动而来,里面的医生护士个个死于非命,个个都是肚子上被划开,难道是凶手用利器将他们残忍杀害还是……安宁村自此人心惶惶,甚至有很多人搬离安宁村,搬离这个祖祖辈辈生存的东西。有些年老的人不愿意离开这里,他们想就算死也要葬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他们纷纷商量着,有人提议:将阿强和念雯赶出安宁村,他们都是不祥啊!。但是却又被否决:害人的可能是小雯的灵魂,跟阿强和念雯什么事!难不成是阿强和那才几岁不到的孩子杀了他们?阿强现在无亲无故的,要是我们把他们爷俩赶出去,他们还怎么活啊!

  又有人愤愤的说:“不然怎么办,难道要我们村里的人一个个的死无全尸吗?!”村长一拍桌子说:“我们请道士!”道士来了作了作法便离开了。还别说,安宁村自此便又恢复了安宁。

  一眨眼过去了,念雯也长大了,亭亭玉立的,她与村长的孙子阿三定了婚约,念雯与阿三年龄相仿又青梅竹马,也是一对金童玉女。村里又喜气洋洋了起来。却不知另一场新的危机即将来临。

  作者寄语:请大家关注【螳螂恶婴-下】嘿嘿,给大家卖个关子:新婚之夜为何新郎惨遭毒手?难道是因为恶婴?那谁才是正在的恶婴?那恶婴又为什么又要下此毒手,祸害无辜百姓?这件事是否能够平定下来?

原文标题:鬼故事短篇_螳螂恶婴(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huanshuo/guaitan/4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