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苑鬼故事
  2. >
  3. 山野怪谈
  4. >

短篇鬼故事_镜中笑魇2

  第一天已经度过了,当然是在恐惧中度过的。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无论走到哪都躲不掉这该死的诅咒。

  只要有镜子,有玻璃的地方就必定会有它的出现。只有两天了,能不能在两天里面化险为夷呢?这是个大大的问号。他越发觉得自己当初那个树立死亡flag的尝试计划有多么的荒唐可笑。

  老一辈流传下来的禁忌总会有一定道理的,自己怎么就没事找事要去往上面撞呢?!Nozuonodie!不做死就不会死啊→_→他如是想着。

  既然躲不掉,那就正面应对吧。该来的总会来,搏上一搏也要比天天被鬼魂追杀要来得好。就算是死,拼一把也算是个好汉了。整天担惊受怕算个什么事?他有一个疯狂的计划正在诞生……

  昨天他去村图书室待了一下午,的确是没有找到镜中笑魇相关解法,不过他却发现了一本苍老的《异志》,在书里面他又发现了一个新的招鬼禁忌……

  村西头有两棵杨树,据那本老得沧桑的书上说在树下睡上一晚会梦到鬼来找你说话,配合得不好就有相当大的可能会死在梦里面。他决定试上一试,他想把白杨上寄居的鬼魂引来,然后他的那个计划就可以实现……

  他回到家,东翻西找总算在书桌一个抽屉的角落里发现了一面镜子,带上镜子跑到村西的杨树那躺下。不过,现在还为时尚早,天没有拉下黑幕。他便把镜子放到树根边,自个儿四处转悠去了。

  他不知道,在他离开过后不一会儿,那镜子突然“砰~”地一声碎成了粉末。等他回来的时候,却只有一堆带血的玻璃渣子在等着他了。经历过两次恐怖,他对血已经接近于麻木了。

  他有点懊恼,意识到把镜子扔下自己一边去的行为危险性了,可是镜子已经碎了,哎,还是回去再拿一块吧。

  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可饥肠辘辘的他只顾回家拿镜子去完成他那个疯狂举动。只有一天了~头顶,黑云开始占领星空。

  浓如墨的夜色中,没有人发现村西头诡杨树下还躺着一个人。今夜没有月光,没有星辰。夜,静得出奇。

  他颤抖着,怀里抱着镜子,生怕什么时候就会从哪个地方钻出一个鬼来在耳畔诡笑。在他眼里,那寄居杨树的鬼魂平平淡淡,不足挂齿。可是,这算不算自己第二次找死呢?人鬼殊途,鬼才知道鬼会在什么情境做什么。

  没错,他的计划就是想当渔翁。他想让两鬼相争,然后坐等诅咒消失。呵呵,人的思想会有鬼的精吗?

  时间慢慢转入深夜。他手上的手表一圈圈不停走着,嘀嗒嘀嗒的声音在这浓重夜色中格外毛骨悚然。辗转反侧的他无法入眠,恐惧无时不在侵扰着他。

  他索性狠狠一撞树,然后分不清东西南北的他很快就进入梦中……或许,他能实现计划,或许,他会死!

  梦中,他的确是梦到了一个鬼。他艳福还不浅,虽然说现实世界中他一个女生都没有追到过,可是他撞鬼的时候居然都是女鬼~(哈哈哈哈~)哈,这是上天有意在眷顾他吗?(偷笑中。)

  “呼呼~”轻轻的吹气声响在他耳边,立马让他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他睁眼,看到的却是离他仅有三寸之遥的绝美面庞,然后一瞬间,它脸上的肉以光速腐烂、掉落。

  那搭连着头盖骨的软组织耷拉着,显得无比恐怖。他想翻一翻身避开这个鬼,可刚一向右转去,那个镜中的女鬼就出现在他眼前,并且步步朝他逼近。

  现在的他,明显计划失败,已经进退维谷了。谁还能帮他呢?不会有了,不会有了。

  就当他心烦意乱的时候,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怀里的镜子突然开始变软,融化,流到脚跟处。然后从脚那里,慢慢地蔓延上来。本来镜子背面的那层镀银,现在已然成为了他的人形棺木!

  不久,他就将变成一具真正意义上的人体标本了!他将被封存在这样一个银塑茧中,沉入地下。这就是肆意触碰死亡禁忌的后果!Nozuonodie!他想起身逃跑,可是两只脚早已融合在了一起,化为了银色。

  他的身体正在逐渐不再属于他。他只能呆呆地看着蔓延上来的银色将自己一点点吞没,最后留下一声凄厉的惨叫回响在漆黑的夜空……

  (未完待续……)

原文标题:短篇鬼故事_镜中笑魇2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huanshuo/guaitan/1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