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苑鬼故事
  2. >
  3. 山野怪谈
  4. >

最新鬼故事_镜中笑魇6

  Part one:

  地点:学生公寓负一楼洗浴间

  police们现在一个个都是神经紧绷,却是突然一个JC的枪支走了火,子弹以不可思议的弧度射向了本来在他身后的另一个JC。

  哀嚎顿时在负一楼这大大的空间响起,回声飘荡着,无比的渗人。

  一群JC的枪口全都在顿时对准了那个走火枪支的所有者,而他自己却都还没反应过来!却是在所有JC将注意力放在那个“罪魁祸首”身上时,哀嚎却突然消失了。一切归于寂静,整个空间只听得到JC他们自己的呼吸声。

  他们发现了这一点,把目光投向那个受伤JC待过的地方时,却只看见光秃秃的地面了。哪里还有人的存在?!

  JC到底是JC,如此还能临危不乱。不过也可能是勇敢过了头?他们居然在这时候决定去四处分散搜索。

  他们向来不信鬼神之说,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起人为事故,而肇事者就是那个JC。他们把那个“罪魁祸首”直接就铐在了负一楼大门铁门上。→_→。至于魂灵之类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等他呢各自进入不同的浴室查看搜索,在大铁门处却是……

  Part two:

  地点:灵堂

  灵堂里已经弄得乱七八糟的了,什么吊灯碎片啊香灰啊满地都是,一片狼藉。灵堂里暂时安定了,可是室外的风声却毫无停止迹象。

  待人们安顿好了灵堂里的事后,困意袭来便各自回去睡了,连同把那位母亲强制带到了偏房去,灵堂里已经没有一个人。

  小木棺里却又是响起了敲击声。不过究竟还是忌惮于六根棺材钉,响声持续了一个通晚终于还是没能够出来。

  第二天一早大家很早便起来了,尽管昨晚被那样一打搅。大家都一齐同意尽快下葬,以免夜长梦多。毕竟昨天晚上那样的情况谁都不想再碰到了,太诡异的。

  吃过早饭棺材便被抬到了山上。这里的下葬风俗和其他地方不同。其他地方是提前挖好葬坑,而这里却是要在下葬当天选地挖坑。

  地址很快选定好了,接下来就是要进行开挖了。纯朴的村民们都比较热情的上前去帮忙,很快,坑便有一米半深了。“快看!这里有一个匣子,好像还是铁的?里面是装的什么东西哟?!~”忽然一个声音从坑里面传来。

  人们不禁一震:难道选错了地方?难道说,下面已经有老主了?一穴容不得二主啊。人们纷纷猜测那个匣子下面是不是有古墓。

  很快,匣子被取出来了,看情况像是个青铜匣子,并不是所猜测的铁的。

  而且,在匣子的侧面居然还安装了一块镜子。青铜镜。至于盒子的大小嘛,也就只有一件伊利纯牛奶盒子那么大。人们再向下挖,却是再没有触到什么了。

  古墓假设很快就被推翻。

  人们的视线都集中到了这个刚挖出来的匣子上。

  里面有什么?

  箱子虽然古老,可是却怎么都打不开。人家居然是青铜的,连同镜子都是青铜制品。翻来覆去地找来找去,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机括。不过却是一个钥匙孔==。没有钥匙怎么办吧?估计那盒子和盒盖都因为年月太久部分相互融合到一块去了(查过资料,这个情况可以出现的。)。人们只好等把小孩埋好后带回村子里去处理。

  很意外,整个过程再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或许现在艳阳当空的缘故吧。

  事情处理好了,那个匣子便跟随着众人被带回了村里。

  Part one:

  地点:学生公寓负一楼洗浴间

  负一楼的门不断渗出鲜血来,饶是那个police胆子再大,这是却也是吓得说不出话来,连呼救都忘了。太诡异了,太诡异了!

  然后,虚空之中,却见那个JC面色逐渐变得苍白无比,五官逐渐扭曲,脖颈上出现了一道掐痕!很快,JC便缓缓倒在了满地的血泊之中。死去的时候,他眼睛还是睁开着的,从瞳孔里,我们看出来的,只有害怕。深深地恐惧。

  ……

  “找了半天连个人影都没有,搞什么嘛,真的是!哎?!!那人呢?刚才铐这儿怎么不见了?丫的居然铐子都带走了!”找得不耐烦了的一个先回来的JC在走到门口说到。

  此时,他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他那个战友的沾满血污的脸。他心中一惊,暗道不妙便想跑,脚却顿时被从地下伸出的一双苍白的手拽住,然后地面倏地出现一个大洞,他就这样被拖入了地下……

  负一楼门口,那个铐着的JC尸体不见了,满地血污不见了,后来的那个JC不见了,大铁门也恢复了原先的铁锈,只剩下两把孤零零的枪躺在地上……

  搜索无果的众人陆陆续续地回到了大门处。迎接他们的却是那孤零零躺在地上的两把枪。人,已经不知所踪,而铁门,和地上都没有出现任何打斗痕迹。

  此时,铁门却是“哐当”一声,自动合上了。门口唯一的电灯,也是闪了两闪,然后就此熄灭……

  又一场恐怖屠戮开始了吗?

  (未完待续……)

原文标题:最新鬼故事_镜中笑魇6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huanshuo/guaitan/1970.html